俗话说,百年树神。苏拉威西乌木(国内称条纹乌木),生长在终年雨水稀少的印尼苏拉威西原始森林,极度恶劣的生长环境使其至少500年(甚至上千年)方能成材。它不仅质地坚硬紧实,且管孔细密,红黑相间的纹路更彰显阳刚气魄。因此,欧洲和日本的权威检测机构视印尼苏拉威西乌木为极品。将极品黑檀献给藏家,随着黑檀之家登陆申城,一股黑檀热潮正在掀起,少为人知的苏拉威西乌木也在这股黑檀热中渐受瞩目。日前,笔者采访了沪上黑檀第一人——黑檀之家董事长李元容先生,听他倾诉二十年岁月累积的黑檀情缘,讲他坐拥价值连城的良木却只求感恩回报社会的一片痴心……

良木情缘 异乡深种黑檀情

作为一位痴心传统家具文化的台湾企业家,李元容数十年来一直为寻觅良材而四处奔波。起初,他打算用菲律宾条纹乌木来“圆”自己的家具梦。18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,他从雅加达出发,赶往苏拉威西岛,第一次接触到了苏拉威西乌木。“当时,我只知道很美,这是雅马哈钢琴键板、吉他指板的唯一指定用材,但并不知道黑檀有如此深厚的文化内涵。”李元容回忆说。从那以后,李元容利用一切机会接触印尼黑檀,久而久之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情,他对印尼黑檀的痴迷“一发不可收拾”起来。

把印尼黑檀制成板材运回国内,用中国传统的家具制作技艺展现黑檀家具的极致之美,李元容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夙愿。要知道,印尼黑檀为《华盛顿公约》所列保护植物,当地政府严禁原材出口;进口原材则需要填报《濒临绝种植物进口申请书》,手续同样繁琐。更何况,印尼苏拉威西岛当地是一片原始森林,当地黑檀原木赋存条件之差,开采之难,同样堪称世界之最。资源分布总体情况是,原木生长于较难开采的斜坡地带,有的甚至“藏”于悬崖峭壁。这样一来,大规模高强度开采不太现实,原木运输更属于技术难题。

就是在这样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下,李元容始终能够身先士卒,带领他的拓荒团队在林区扎根。在他磁场般影响下,每一位成员都深深地爱上了苏拉威西这片曾经的不毛之地。随着原材基地建设如火如荼进行,源源不断的珍稀木材运往国内,原始林区充满了生机与活力。

时光流转,年华似水。在李元容与黑檀之家一代人的开创中,当我们走进黑檀家具营造的艺术氛围时,却能产生一种时空回转的感觉,犹如步入大器华美的高堂,其间青砖红墙,修竹摇曳,颇有高雅脱俗的情趣。毕竟,走出来的“风景”最撩人,这就是李元容的品格,也是黑檀之家的风范!

佳器情缘 制珍品以飨藏家

“用印尼黑檀制成家具,既要体现原材的阳刚气魄,赋以浑厚凝重、气势磅礴的内涵,又因其营造的舒适享受,给人以刚柔并济的和谐之美。”在李元容看来,佳器必须用美学来经营,才能臻于至善,融艺术于家具之中。黑檀之家的家具,在大器华美之余给人以动感精炼的流畅美。它们并无过多繁缛的修饰,呈现最原始的本真;它们通过一些流畅的线条,写意的造型,化解僵硬的形态,营造出无拘无束的自由体验,使人的心灵在瞬间被艺术净化。

艺术源于生活,同样家具最终也是要回归生活的,这时就要求家具必须与人、与周围环境和谐共生。真正的好家具要突破器的范畴而进入情感与心理的领域,达到“天人合一”的境界,这需要切合人体工程学给人带来舒适感。无论是博大恢宏的重器,还是幽微精细的小件,黑檀之家在用材、工艺、形制、款式方面都有和谐的尺度,演绎力学之定理。以沙发、椅子等坐具为例,后背的靠枕呈“S”形,精细的曲度,圆润的过渡,舒展轮廓造型与人的脊椎曲度完美契合,坐上去舒适通畅;椅面向下微微倾斜,让坐感更舒适。

在一般人看来,李元容要实现自己的佳器情缘前期投入大、运转周期长,且要受到材料供应不稳、木材干燥难度高、人工成本比一般红木家具高30%等不利因素影响,但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坚守。李元容坦言现在产品供不应求,但他不会因此降低自己企业的生产标准。“我每卖一件家具就如同自己的闺女出嫁,所以必须让婆家100%满意,产品质量、工艺水准来不得半点马虎。”

100%纯印尼苏拉威西乌木打造,不掺杂任何辅料,确保全部产品自产自销绝不外包加工,黑檀之家的制器准则树立了行业的标杆。唯有如此,黑檀之家制作的每一件家具才能蕴藏前人的智慧、今人的思想、后人的承惠,成为21世纪风行的中国家具。黑檀之家家具,型.艺.材.韵俱佳,珍贵稀有值得拥有。

感恩情缘 浓情让利惠申城

印尼黑檀极度稀缺,现在的储量将在3-5年内砍伐殆尽;当前市场上,有能力大量制作苏拉威西乌木家具的企业全国少有。尽管如此,李元容却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家具归为奢侈品,而是以“高端不高价”的市场定位赢得消费者的青睐。

“我们在印尼拥有数家原料工厂,自产自销,凭借科学的运营结构,降低了家具的制作成本。作为有责任心的企业,应当将这些成本优势反哺给消费者,帮助更多的人圆‘黑檀’梦。”董事长李元容先生强调,随着苏拉威西乌木越来越为市场认可,供不应求的局面导致其身价与日俱涨,黑檀之家郑重承诺不会囤货居奇以获得暴利。